阿初

。一个冷场的话唠。

SDS无差 圣诞小贺文

  给阿梵的圣诞小贺文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手癌是肯定的啦,见谅~




“Sammy,别一大早就猥琐我……”DEAN趴在床上,人埋在被子里,脸枕在枕头上,迷迷糊糊的的摸索到一个枕头,朝SAM的方向扔过去,但力气并不大,枕头落在SAM的怀里。

   “Dean,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SAM坐在床上,撇撇嘴。要是可以,他才不要这样呢。

   这样?是哪样呢?这就说来话长了,既然如此就长话短说,总之就是,因为女巫,现在无论SAM在心里想什么DEAN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女巫!又是女巫!SAM愤愤的,就因为她现在他是一点小心思都藏不得了!

  DEAN仍旧趴在床上,闷闷的声音传来:“我觉得挺好的,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喜欢女巫。”SAM郁闷得不想开口,直接在心里说【如果你是我就不会这样想…】


  接下来,SAM费了好大的力气把DEAN从床上挖出来,再把他塞到车子去找女巫算账。

  DEAN开着他的baby,哼着歌,心情非常好。昨天晚上他逗了SAM一晚,知道了很多平常想知道但SAM死也不肯说的小秘密,说真的,如果不是怕女巫还会对SAM做什么,他还真的不想去找女巫。就这样真的挺不错了,sammy想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SAM看着开心到有点蠢的DEAN,有点呆了。好像一下午就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他们还没有经历这么多的事,那时看到DEAN这样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DEAN显然还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了。SAM强行敛了心绪,不想让DEAN的笑容停止。于是他开始转移注意力,默默地在心里背以前在书本里学的内容,虽然时间很久了,但他还是那些知识能够回忆起来。

  “Sam…你能放过一下你哥吗?别想那些折磨我的东西。”DEAN过了一会反应了过来,朝SAM说道。

  【好吧】

  SAM把注意力转移到了DEAN身上。


  “…谢谢,我知道我帅爆了,但请不要用这么娘唧唧的词形容我好吗?”DEAN再次抗议。“换些能概括我男子气概的词。”

 

“WTF…”DEAN空出手来捶SAM的胳膊,“你不是故意的吧?”


  “好吧你赢了,娘唧唧的sammy就用回他爱的娘唧唧的词吧”


SAM忍不住笑了出来,总算没有那么郁闷了。


  DEAN和SAM没能找到女巫。他们去到的时候女巫显然已经走了。SAM有点不知所措,他们已经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了个遍,没有发现女巫的巫袋,现在女巫也找不到,他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

  “一直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DEAN靠在车门上看着SAM。

  SAM瞪了DEAN一眼,然后,开始在心里念书。

  DEAN当时就一副派被人抢走后还被拿去喂了狗狗还嫌弃他的派的痛心地表情。“sammy …我们有话好好说…”


  找不到女巫又没有其他办发的温家双煞只能去填饱肚子先。(主要是DEAN强烈要求。)


  DEAN把车停好,熄火。看看SAM,开口,“要不你来猜猜我心里在想什么?”

  “派。”SAM简单明了。

  DEAN震惊了,“你…你现在也能听到我心里想什么了?!”

  “没有,Dean,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每次一想到派的时候眼里都会放青光。”【像个小松鼠。】

  “狗屁,我眼睛本来就是绿的!…等等,什么小松鼠,你才小松鼠!”

  SAM挑眉看着DEAN,后者想了想平时吃东西的样子,摸摸鼻子。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像。


  “不准再这么叫我,大麋鹿!吃东西去!”DEAN跨出车,向餐馆走去。

  SAM在背后笑着看着DEAN,满满的宠溺。

  【小松鼠小松鼠,就算是像也不能说出来!sammy真是的blablabla…】

  SAM眼睛瞪大,过了一会,又低头笑起来。

  所以,现在轮到了你了吗,DEAN?

 

抬头正看到DEAN看着挂在门口的槲寄生呆了一会,然后再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SAM的笑更大了。

  他快步走过去,在DEAN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DEAN扯到怀里,手覆上DEAN的后脑勺,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低头,吻上DEAN的唇。

  唇与唇相贴,气息的交换,津液的交换,一个热辣辣的吻。


  “sam…my?”DEAN喘着气,有点懵。

  “我只是干了你想要我干的事。”

  “什么?我没……等等,你现在可以听到我在想什么了?!”

  SAM挑挑眉,让DEAN自行体会。

  “FUCK……”


〔END〕


番外?

  晚上,SAM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DEAN正躺在床上,盯着SAM看了好一会。

  SAM忍不住了“Dean,让你黄暴的大脑纯洁一会行吗?”

  DEAN舔舔唇,微笑,不说话。


真完啦。

 


评论(7)

热度(20)